今天就是他的死期看到这一幕的陈如风

 
    黑豹子也飞了出去,比起李凤鸣还要凄惨,鲜血早已经将胸口染得通红,一张脸更是苍白的可怕,在地上滚了几圈之后,别说是动弹,估计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剩下一双眼珠子还在乱转,看到李凤鸣和黑豹子都倒在了地上,站在二楼的陈龙象也微微松了一口气,自己这边死了一个玄级中期的武者,来换李凤鸣这边的两个人,多少也还算是赚了一点,回过头望想身旁的陈怡然,微微笑道:“看样子,你很看重,也很感兴趣的这个人,似乎并没有多少逆天嘛!”
 
    陈怡然没有理会陈龙象的话,而是继续盯着叶潇。
 
    叶潇和眼前那个玄级武者已经大战在一起,倒也没有继续打出那个让陈怡然这个地级武者都惊艳的手印。
 
    战场的局势,简直就是瞬息万变。
 
    李凤鸣带来的四个手下,除了寒如雪,其他人,一个个都倒在了地上,伤势很严重,和李凤鸣,黑豹子差不多,全身已经完全的丧失了战斗力,只得一脸不甘的望着场中的叶潇和寒如雪两个人,每个人脸上都是死灰一片,大家都很清楚,现在只剩下叶潇和寒如雪两个人,虽然说,寒如雪是玄级后期的高手,而叶潇也是一个****,但是,两个人要想对付六个人,四个玄级后期的武者,两个玄级中期的武者,根本就是天方夜谭,特别是看到三个玄级后期的武者,对上一个寒如雪,而剩下的三个人,则是对上了叶潇。
 
    “这场好戏也该结束了吧!”陈龙象淡淡的笑道。
 
    陈怡然没有理会陈龙象,而是继续盯着叶潇,身为地级武者,感知的能力,绝对不是一般的武者能够比拟的,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叶潇的身体里面,绝对隐藏了一股很庞大的力量,只是,看到叶潇现在差不多已经是伤痕累累了,但是,身体里面的那一股庞大力量,似乎依旧没有半点复苏的感觉,这让陈怡然眉头也紧紧皱起来,一群玄级武者之间的战斗,她的确没有多大的兴趣,她唯一感兴趣的就是叶潇,还有叶潇身体里面的那一股,让她这个地级武者都忌惮的力量。
 
    “砰!”
 
    又一个人倒飞出去。
 
    寒如雪。
 
    寒如雪虽然也是一个玄级后期的武者,但是,要以一敌三,还不是现在的寒如雪能够办到的,看到寒如雪也倒飞过来,所有人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狂吐了好几口鲜血的寒如雪,抬起头,望着李凤鸣,沉声道:“少主,对不起,我没能够保护好你……”
 
    李凤鸣摇了摇头,脸色也是难看到了极点。
 
    他低估了陈家的底蕴,也低估了陈龙象的狠毒,他完全就没有想到,陈龙象还真敢将自己几人都解决掉,杀人灭口,不过,对于叶潇答应了这个赌约的事情,李凤鸣也没有责怪叶潇,因为他很清楚,陈龙象昨天晚上肯定想了一个晚上,最后的结果,还是将自己这些人全部都灭掉,无论叶潇答不答应,今天,陈龙象也会动手,只不过,一个是出师有名,另外一个则是真正将自己铲除了,而现在,李凤鸣也重重的吐了一口浊气,叹道:“没想到,我李凤鸣竟然落得了这么一个下场。”
 
    李凤鸣带来的几个人都沉默下来……
 
 
------------
 
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玄级第一人!
 
        看到叶潇也倒飞出来,李凤鸣甚至闭上了眼睛,他很清楚,叶潇一旦落败,那么,今天就是他的死期,看到这一幕的陈如风,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让手底下的人将自己推了过去,在距离李凤鸣还有几米远的时候就停了下来,望着李凤鸣,一脸小人得志的笑容道:“李凤鸣,青龙省第二大少,你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而且,还是落到了我陈如风的手里面吧?”
 
    看到李凤鸣不说话,陈如风也不死心,从身上掏了一支烟出来点燃,猛抽了一口,才一脸狰狞的笑道:“我说过,我的两条腿的仇,我一定会报,本来以为你们会龟缩在你们的地盘上面,让我拿你们没有办法,但是,我也没有想到,你们竟然会傻得自投罗网的跑到我们陈家来,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别说是陈如风,就连对面的几个陈家的玄级武者,一个个脸上都浮现出了一抹古怪的神色,最后将叶潇一招打飞出去的,就是陈家的一个玄级后期的武者,他很清楚,自己这一招,可以说绝对没有半点留力,而且是全力以赴,别说只是一个玄机初期,就算是玄级中期的武者,估计也不要想再站起来了,只是他没有想到,叶潇不仅站了起来,而且还像是一个没有受伤的人一般,如果不是叶潇嘴角那一抹触目惊心的血迹,和他那一脸苍白的神色,眼前的几人恐怕都会认为,叶潇并没有受伤。
 
    “这小子还真是顽强。”一个陈家的人,尖酸刻薄的笑道:“没有想到,到了这个地步还能够站起来,简直就是他妈的小强。”
 
    其他陈家的人,一个个都点头附和起来。
 
    只有二楼的陈龙象,一脸沉思的望着叶潇,对着身旁的陈怡然问道:“怎么回事?”
 
    “他身体里面的那一股庞大的力量,似乎开始复苏了,只可惜,你的人似乎都不会用兵器,要不然,一招将他的脑袋给砍下来,就算他身体里面的那一股力量开始复苏,也没有办法了,如果这样打下去,我还真有一点期待了。”
 
    听完陈怡然的话,陈龙象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