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有了现在的规模而他一个小小龙帮的老大

然仿佛不死之身一般,再这样耗下去,如果再死一个玄级武者,对于陈家来说,绝对是巨大的损失,他不能够赌。
 
    “这一千个亿也是属于我们了?”叶潇一脸欠揍表情的望着陈老爷子笑着问道。
 
    如果不是看到叶潇那恐怖的实力,估计陈家不少人已经直接冲过来了,不过,陈老爷子毕竟是一个人老成精的人物,一辈子的磨砺下来,凭借叶潇这么一点微薄的道行,还真不能够将他激怒,而叶潇也是见好就收,等陈老爷子点头,才笑着道:“我就说嘛,我和老爷子是一见如故,不过,陈家的其他人,似乎并不欢迎我啊!我也就不在这里碍他们的眼睛了。”说完走过去将李凤鸣几人都搀扶起来,回过头望着陈老爷子笑道:“老爷子,那我们就走了。”
 
    陈老爷子点了点头,巴不得这个瘟神赶紧滚蛋。
 
    他很清楚,如果今天的事情被传出去,那么,陈家绝对会成为很多人的笑柄的,看到叶潇带着一群残兵败将离开陈家的庄园,陈老爷子的脸色才阴沉下来,咬着牙道:“叶潇,总有一天,我陈龙象会让你知道,有的东西,不是你能够得罪的,你迟早会死在我陈龙象的手里面的,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的。”
 
    看到叶潇几人已经离开这里。
 
    陈如风才赶紧让身后的人将他搀扶过去,对着陈龙象咆哮道:“爷,您这样是放虎归山啊!”
 
    “哦?”陈老爷子面无表情的望着陈如风,陈如风咆哮完才开始后悔,身为陈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从小就被陈老爷子着重在培养的陈如风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陈老爷子是什么样的性格,枭雄,用这两个字来形容陈老爷子也丝毫不为过,他知道,如果说自己心狠手辣,那么陈老爷子绝对比自己心狠手辣几十倍,而且,陈如风还知道一个陈家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陈老爷子那一代的时候,一共有四个兄弟,三个姐妹,最后这些人,要么是离奇的失踪了,要么就是死于意外。
 
    所有人都没有往陈老爷子身上想,但是陈如风却又一次无意中看到了陈老爷子的日记本。
 
    上面清清楚楚的记录了当初的整件事情。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陈老爷子,看到陈老爷子还盯着自己在看,陈如风只有硬着头皮道:“爷爷,那个叶潇,一看就知道,潜力很大,现在我们陈家已经和他势同水火了,就算我们以后不会找他的麻烦,恐怕他也会来找我们的麻烦,他就算是再能抗,我们陈家还有那么多的玄级武者,就算是硬生生的耗,也能够将他耗死的,还有那个李凤鸣,那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都是对我们陈家具有威胁性的人,爷爷,现在他们还没有走远,不如……”
 
    “哼!”陈老爷子冷哼一声,才冷笑道:“能抗一点?他已经杀了我们陈家两个玄级武者,还得送多少人上去给他杀?至于那个李凤鸣,我知道,你很想他死,这样一来,你就是青龙省当之无愧的青龙省第二大少了吧!你要是在公平的情况下玩死他,我这老头子和李凤鸣背后的人也没有话说,但是,要是被我们陈家追杀的话,到时候李凤鸣背后的人也不会善罢甘休,虽然我们陈家不惧怕这些,但是,我们陈家也没有必要惹上这些麻烦,还有,那个叶潇,真能够为我们陈家带来威胁?”
 
    看到陈老爷子那一脸轻视的神色,陈如风咬了咬牙道:“爷爷,一定会的。”
 
    【看到有兄弟问多久结束,这个问题说了好多次啦,你们想彻底结束么?】
 
 
------------
 
第一千八百五十章         圣坛底蕴
 
        “会?”陈老爷子冷笑道:“我们陈家,发展到今天,差不多经历了六千多年,才有了现在的规模,而他,一个小小的龙帮的老大,又能够把我们陈家如何,总有一天,我会让他知道,有的事情做了之后,是没有后悔药的。”说完望了陈如风一眼,淡淡的道:“好了,下去吧!自己去养你的伤,连一个李凤鸣都斗不过,还好意思借助家族的力量去帮你?要是你不能够堂堂正正的打败那个李凤鸣,我看你这个第二大少的位置也不用争了。”
 
    听到陈老爷子那有些严肃的口吻,陈如风知道,陈老爷子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赶紧低下头道:“是,爷爷。”
 
    回到外面。
 
    “噗嗤!”
 
    李凤鸣才说完,就看到叶潇一口鲜血就喷洒出来,一张脸瞬间变得苍白如同一张白纸一般,看到这一幕,李凤鸣脸色也是大变,直接将叶潇搀扶住,对着周围的人吼道:“赶紧把叶老弟扶上车。”等叶潇上了车之后,李凤鸣才一脸紧张的道:“叶老弟,你可别吓老哥,要是你真有三长两短,老子非得将他们陈家灭了不可。”
 
    一口鲜血吐出来之后,叶潇脸色也逐渐恢复了一点血色,看到叶潇的脸色越来越好,李凤鸣也松了一口气,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道:“吓死老子了,你在里面不是一点事都没有么?”
 
    其他人也是好奇的望着叶潇。
 
    叶潇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道:“你真以为老子是打不死的小强?这么多的玄级武者打在你身上,你试一试是啥感觉,老子要是在里面就吐血了,估计那个老东西第一时间就会下令将我们全部都斩杀了。”说完就看到叶潇半眯着眼笑道:“不过,今天敲诈了陈老东西这么一笔钱,还有一个矿产,估计,那老东西今天晚上是睡不着了吧!”